儘管“反同性戀法”和“新聞自由”對歐美許多國家政治家而言,都是拉抬國內選情的天然“劫材”;儘管在這種現實需要,以及普京針鋒相對的“反作用力”雙重推動下,奧巴馬、卡梅倫、奧朗德,甚至一度口風鬆動的默克爾,最終都未出現在索契冬奧開幕式貴賓席上,讓大事鋪張的開幕式未免有些冷清,但普京也並非一無所獲——仍有44名外國政要躬逢其盛,且其中不乏知名人士,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、日本首相安倍晉三、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、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、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,以及荷蘭、意大利等國的首腦。
  他們來到索契,當然並非特意來看“五環變四環”,而是各有目的,各取所需。
  作為聯合國秘書長,潘基文不可能不給“五常”中任何一“常”主辦的如此盛會捧場,因為他這個聯合國的“大管家”,說到底,主要還得仰賴這幾個大國撐腰,在國際舞臺上說話,才有三分底氣。
  中國和俄羅斯是鄰國,2008年的北京奧運,時任俄聯邦總統、總理的梅德韋傑夫和普京雙雙出席開幕式,中國最講究禮尚往來,投桃報李,且中俄兩國又有多層次的戰略合作關係,即便只是“錦上添花”,中國的國家元首也勢必會出席索契冬奧開幕式,何況此次到場,還頗有幾分“雪中送炭”的意味。
  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曾是阿拉伯世界和伊朗、以色列和穆斯林世界、伊朗和西方、敘利亞和歐美……等一系列地緣矛盾的居間調停者,利用土耳其這個東西方十字路口的地利之便長袖善舞,左右逢源,但敘利亞危機和隨後的本國政治危機,卻讓他的這份從容黯然失色,並從歐美的寵兒轉而成為飽受批評責難的角色。儘管土耳其和俄羅斯是歷史上的老冤家對頭,但就埃爾多安和普京二人而言,不僅私交頗篤,而且近期所受的責難(壓制異議人士、集權專制、鉗制新聞、歧視少數民族……)也讓他們很容易產生同病相憐之感,加上兩國毗鄰,索契又和土耳其同處黑海之濱,出席自是題中之義。
 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期因靖國神社參拜等問題,在外交舞臺上頗顯被動,急於“走出去”謀求外交突破,此前他已去了和日本山水懸隔的印度,自然沒理由不去隔海相望,且有許多問題要談的俄羅斯。
  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此際正因“親俄還是親歐”的兩難選擇,被國內政治風暴吹得東倒西歪,解鈴還須系鈴人,既然問題出在“親俄”二字上,不來索契找普京,又能去找誰商量?
  其餘幾位總統、總理也是大同小異,都不會空著手來,但也都不會空著手走。
  至於在歐美極不受歡迎的盧卡申科,甚至“名分存疑”的南奧塞梯領導人提比洛夫,出現在索契的道理就更明顯了:他們比普京更需要在國際舞臺上展示形象,除了“俄羅斯搭台、冬奧唱戲”,他們還能去哪兒?
  至於普京,當然也不會白忙:不管怎樣,花了那麼大本錢,總算不至於冷場,這“復興的北方大國”和自己的國際領袖形象,縱說不上發揚光大,守成總是有餘的。
  當然,該說的該給的會說會給,不該說不該給的自然也不會因索契而破例:貴賓們固是如此“不逾矩”,普京又何嘗不是如此?對日本首相他笑臉相迎,卻既未說出後者希望說出的話,也未在“北方領土”問題上實質性鬆口;甚至,對他自己主動招惹出來的烏克蘭問題也不例外,亞努科維奇棄歐親俄,很大程度上是看在俄羅斯150億美元一攬子援助計劃份上,可就在亞努科維奇不顧國內一團亂麻,跑來索契捧場兼求助之際,俄羅斯卻悄然凍結了這筆“救命錢”的進一步交付,理由是親俄總理阿扎羅夫上月28日剛剛下臺,他們要“先看清新一屆烏克蘭內閣的顏色”,不僅如此,俄羅斯財政部長安東·斯盧亞諾夫日前更特別提醒烏克蘭,不要忘記即將到期的2.7億美元天然氣債務,並表示“俄羅斯將履行自己的承諾,但前提是烏克蘭也這樣去做”。
  (原標題:索契冬奧會的外交博弈)
創作者介紹

月餅

he21helb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